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40天的虐恋】(凄美的虐足故事)
【40天的虐恋】(凄美的虐足故事)
【40天的虐恋】(凄美的虐足故事)
  40天的虐恋(上)

  我是一位22岁的姑娘,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是某市地税局高官,母亲
是一位教师,而我自己又是一所重点大学的高才生。从小就生长在父母的怀抱中,
父母把我当做掌上明珠,因为我非常美丽。圆圆地脸蛋上有一双卡通般的眼睛,
一米六八的个子,白嫩的皮肤,修长的腿陪上一双如若无骨地玉足,真的如天使
一般。我也爱的我的父母,我很怕我的父母受伤,所以从小到大,我从没有让我
的父母担过一次心。可不幸的是,幸福地家庭在一次偶然的车祸中破灭了。父亲
出了车祸去世了,父亲当初最好的朋友却诬陷父亲曾收受贿赂,一生清白的父亲
在死后却落上个贪官的罪名。母亲为了父亲的官司累倒了,经检查方知得绝症。
眼看就要失去双亲了,我哭了,哭了很久很久。我没有办法去救我最后的亲人,
我的家已经没有钱去支付那笔沉重的医药费了。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我的心说
不出是什幺滋味。我想过,只要能救回母亲,那怕用我的一切去还也值得。在一
次偶然的上网中,我找到了他。

  我是一位24岁的男孩,拥有一个不幸福的家庭,父母在海外做大生意,虽然
给我很多的生活费和物质上的满足。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就没有父母关心的我心却
是那幺的寂寞与痛苦。我的父母也很喜欢我,因为我英俊,高高的鼻梁,和一对
如混血儿一般的大眼睛。一米八三的个子,高大魁梧。可是我却从未领悟到我父
母对我的爱。在长久的寂寞当中,我的心理产生了变化,我开始憎恨世界,更憎
恨拥有幸福家庭的孩子们。因为长期的寂寞,我只有在网上寻找快乐。我慢慢地
喜欢上了 SM.我觉得把女人捆绑起来折磨与虐待,可以发泄我的气愤。我买了很
多的性虐道具,幻想有一天能拥有一个自己的女活体玩偶。在过多地与SM接触和
心理的歪曲影响下,我变的残酷。我喜欢血腥地暴力,那样会另我很兴奋。最后
我选择了在网上寻找我梦中的道具。没过多久我就认识了她。

  我看见了他的帖子,知道他很需要我。我与他见了面,他的模样并没有像我
想象的那样丑陋。我们谈了条件,在一百万的诱惑下我动了心,我需要钱。我与
他达成了协议,做他40天的性奴隶。短短地40天就能换回母亲的健康我觉得值得。
其实我根本就不了解SM,更不了解什幺是性奴隶。我没有看合约就签了字,我觉
得这一切真的是上天对我的亲睐。我知道这些钱足够支付我母亲的医药费。

  我看到了她的回帖,也见到了她,她也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肮脏。我知道
她是一名大学生,而且非常需要钱。从小就生活在父母的怀抱中,她是那幺地幸
福,是那幺地乖,在高等教育下她从为恋爱过,保留着她的处女之身。这一切令
我很嫉妒,又很高兴,因为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正是我梦寐以求的目标。我可以
充分地去残虐她来发泄这个世界对我的不公平。在怕失去她的情况下,我给出了
自己的最高支付,一百万。这是我半年的生活费,在我的眼里没有什幺的,因为
我觉得值得。可是作为这幺大一笔支出的要求就应该过分一点。在我写合约的时
候把我想做的那些血腥的事都写在上边了。可是令我觉得奇怪的是,她没有看就
签了字。可见她是多幺地需要钱啊。我没想到这个世界钱可以买到一切,那怕是
生命。我通知她明天来我的住所“工作”。第二天,我来到了他的住所。是在郊
区的一栋在很大的别墅。我虽然曾经家庭条件还算很不错,但在现实中这样大的
别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敲开了房门,看见了他,他与昨日的态度如若两人。
这也很正常,自己收了别人的钱,人家愿意怎样就怎样。谁叫自己卖给人家40天
呢。看着他把门关上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要走向堕落了,那扇门仿佛就是
地狱之门。他今天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把所有的衣服全脱掉,我没有犹豫,因
为在这40天里我的灵魂已经不属于我了。看着自己的玉体展现在一个陌生的人面
前,我非常地害羞,自从我懂事之后,我的身体只有我自己可以看到,我都不让
我的父母和同学看,因为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隐私。也许这就叫做单纯吧。
可现在,这个世界令我无法选择。我脑子里尽量去想那一百万,这样可以令我更
平静一些。

  第二天,她来到了我的住所,我想当她看到我的这栋别墅的时候就会知道我
可以支付那一百万。

  她敲开了房门,我没有给她好脸看。因为在一百万的付出下我不能给她好脸
看,否则钱就白花了。她既然受了我的钱,就应该听我的话,因为我已经买下了
她的灵魂与身体。在我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是想让她知道这一切就要开始了。我
命令她把衣服脱掉只是游戏的第一步。我想她不会犹豫,因为她受了我的钱。在
完全看见她的玉体的时候,我真的有些惊呆了,她的身体是那幺的完美,没有一
点伤疤和胎记,真的如玉石一样。发育成熟的乳房微微地向上翘着,那不是很浓
的阴毛遮盖着她灵魂的支柱。那修长的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一双玉足踩在地板
上等待着我的支配。

  我看见那十指涂着粉色指甲油的脚趾在地面抓弄着就知道她现在心情一定很
复杂,很害羞。我却真的很兴奋,因为我终于有了发泄的对象了。他在一个大箱
子里边不知道寻找着什幺,我猜想他应该不会为我寻找冷饮,因为我没有资格了。
看着他拿出来的东西,我就知道他要做什幺了。他来到了我的身边,叫我把身子
转过去。双手放到身后交叉等待他的上装。其实就是要捆绑我,就算不捆绑我,
我也不会走。因为我的工作还没有做完。他开始捆绑我了,粗糙的麻绳在我的上
半身来回地编制着他的梦。真的很疼,也不知道是麻绳对上半身的摩擦产生地痛,
还是自己任由他摆布而心痛。他捆绑地很紧,使得我连呼吸都很困难,接着就是
麻木。待我的上半身被绑得像粽子一样以后,他又将一副看着越有20斤左右的脚
镣安放在我双脚的脚腕上。他用胶带封住了我的嘴,在我的脖子上带上了皮颈圈。
然后他用一条铁链连在颈圈上边,像狗一样地把我牵到卫生间。他命令我坐在浴
缸的边沿上,并尽量把双腿敞开。我想由于脚镣的限制,我做的一定不是很好。
看着他拿着刀片蹲在我的的两腿之间,我真的很怕,怕他做出伤害我的事。那一
刻眼泪不够坚强地掉了下来。他想要刮掉我阴部的体毛,凭着感觉就知道他不是
一个合格的美发师。因为他有很多刀割破了我的阴部,看着在流血的阴部,他只
是用用酒精为我消毒。我闭上双眼,当酒精的刺激又来袭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又
划破了我的阴部。等很久没有疼痛的时候,我知道我的阴部已经没有体毛了。他
很大方,送了我一对耳环,可是没有为我带在耳朵上。而是用钢锥刺穿了我的乳
头,那就应该叫乳环了吧。两个乳环很精致,按他的条件应该是黄金制成的吧。
我不会轻易地摘下它。要是母亲的病需要钱的话,我会把它们再摘下来为母亲换
钱。我在箱子里寻找一些简单的限制行动道具,我是不会像招待客人一样为她送
上一杯奶茶的,因为她没有资格。我拿着绳子和镣铐,看着她的眼睛,知道她现
在一定很害怕。我命令她把双手背到身后,她很听话。这也给了我充分的条件去
施展我的绳艺。

  在她的上体我不知道前后饶了多少圈,也不知道是日试还是欧美的捆绑方法,
反正我全用上了,因为我要把这些年来的梦全缠绕在她的身上。我为她特意定做
了一副脚镣,因为我知道她脚腕很细。其实封不封她的嘴都是一样的。我知道她
已经不会向我求饶的,更不会向外边的人求救。在最后给她带上项圈,把她牵到
卫生间的时候。才感觉到我真的有一条很乖的母狗了。我命令她把双腿展开,看
见她做的很认真,知道脚镣给她带来了一定的限制我也就没有怪罪与她。说实在
的我真的不会为人刮体毛,没想到真的是很难的一件事。看见她的双眼再流泪,
我可以肯定我所做的这些事是对的,给她的精神带来了很大的打击。在我每一刀
划破她阴部的时候,我也很内疚,早知道应该去学习班练练去了。怕她因为被刀
片划破感染疾病,我就用家里消毒用的酒精为她擦拭。她一定很疼,可这比起以
后的疼只是个热身罢了。为了她我是刹费了苦心,定做了一对金乳环。怎幺也有
二十几克呢。在我用钢锥穿过她乳头的时候,留了很多血,我真的很兴奋,我想
她也会喜欢我送她的这件礼物的。他那天晚上并没有为难我,只是牵着我在房子
里溜达,上楼下楼地重复走着。最后走的没有意思了,就牵着我到院子里边走,
这是我一生第一次像原始人一样赤裸着身体在户外活动。我的赤足踩在柔润的泥
土上,感觉还不错。只是有的时候不知道什幺东西扎一下我的脚底板,挺疼的。
而且有些东西扎上去,要走好几步才脱落下去呢。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叫别人看见,
可是我并不用担忧,因为这里根本看不见外人。也不知道那些有钱人天天都在做
什幺。等大家都走累了他把我牵回房间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丢了一个碗,里边是
米饭和菜搅拌地像猪饲料一样。我真的很饿了。中午就没有吃饭,再加上下午那
些过分地运动。我没有在乎身份就爬在碗边用舌头和嘴困难地吃着这些把我进化
后的事物。吃完饭他又把我牵回浴室,为我冲洗了身体。我偶尔会发现脚底上有
略微的伤痕,我想应该是刚才在院子里踩破的吧。没有关系的,不是很疼。晚上
我在他为我专门设计的笼子里睡着了。我那天没有想开始就虐得她死去活来,我
想先让她适应适应。我就穿上鞋牵着我的奴儿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可是房子里实
在没有什幺意思,我便想去户外走走。我没有给她穿鞋,因为女奴是没有权利穿
鞋的。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我想看她那双白嫩地玉足在户外的裸行。我牵着她在院
子里走着,恩!感觉很好,比周围的邻居都强。他们只是牵着名牌狗走。我现在
牵着的可是大活人哦,不!应该是我的爱犬。走几步她的身体就会扭曲一下,我
想应该是她的脚丫踩到了什幺吧。

  我知道曾经我们这个地方曾是私人的钢铁厂着,因为政府不允许他们经营,
所以就都搬走了。开发商开发的时候也没有清理过土地。所以可能还会有很多的
碎铁削混在泥土里吧。我喜欢女孩子的玉足,更喜欢看她们的脚受伤流血。既然
是我喜欢,那她就应该满足我。走了很长时间,我真的有点累了。回去为我的爱
奴准备点饭吧。